片段灭文

ooc。

不太可能有后续。

开脑洞=写完想写的场景=全文完结。

日头西沉,众人忙碌了一天,也都各自回房休息。

诸葛青走进院子,看了看院中那棵一人都抱不拢的大树,偏头想了想,转身从角落里寻来了一把锄头,便开始在树下挖了起来,不一会儿,竟真的让他挖出了一坛酒,不知道是谁埋下的,开了封盖,酒香四溢。

诸葛青不客气的喝了一口,进到嘴里,却没有平常酒的辛辣刺激,反倒是有一股特别的清甜醇香,觉得十分的和他胃口。他抬头看见树的枝干上正好有一处可以容纳一人,就腾身而起,靠坐在枝干上。

不知道喝了多久,天空中已是朗月繁星,四周一片寂静,诸葛青晃了晃只剩下底儿的酒坛子,他平日极少喝酒,这次一下喝了一坛,虽然这酒比其它的要温和的多,但还是有了醉意。

恰逢一阵风吹过,诸葛青紧了紧衣裳,驱赶这夜里的凉气。这一天,他虽只是等在外面,却也难免情绪几番起落,加上这一坛酒下肚,困意越发上头,神志也开始恍惚。

他模糊间看见,树下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位白衣人,白衣黑发,好似话本中诱人心神的妖精,若是别人看见,怕是要吓得不轻,诸葛青却看着那模糊白影,伸出手去,发现离得太远够不着,又想翻身下树,但他人又醉又困,一时忘了用轻功,竟是直接跳了下去。

跳到一半,他大概是清醒了点,觉得这次得摔到地上了,本能的闭上了眼睛,却不料自己没有等到那预想的疼痛,反倒是一阵温暖和柔软将他包裹了起来,把这黑夜中的冷意都消除了几分。

他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,慢慢地落地,他没睁开眼睛就先把手环在了那人的肩膀上,似乎是怕摔下去,紧紧地抱着,连头都埋在人家的怀里,一副无赖的模样。

王也看着怀里死死闭着眼睛,好似怕极了的家伙,不明白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他前几天下山办事,原本以为要过几天才能回来,没想到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,他也不想在山下多待,就提前了日子回来。但今天到家的时辰已晚,便想着先休息一晚,明早再给师父请安。

没想到一踏进院子就看见树上坐着个人,靠在树上,手上拿着个酒坛子,看树下随意丢在地上的锄头,还有没填上的坑,这酒应该是自己埋下的,还没来得及尝一口的那坛。

王也以为自己应该生气,但看着树上一派闲适洒脱状喝酒的人,他奇异的不忍打扰,他想自己是不是被美色所迷,毕竟这人的脸确实太过出众,再加上举手投足的气质,在月光下还以为是哪家仙人落了凡尘。

他正想这仙人长得真是十分和他眼缘,就看见树上人终于发现了他,笑着对他伸出了手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下一刻,他从树上直接跳了下来,树上!跳了!下来!

王也本能地飞身接住了人,将人抱进怀里,等落了地,感觉到怀中人抱紧的力度,一时竟不知道应该先把人放下来,还是抱紧哄一下。

正不知所措,就看见怀里人终于睁开眼,醉眼朦胧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,他似乎看清了自己的脸,迷迷糊糊地吐出几个字,“美,美人……”又在自己怀里蹭了蹭,就这么睡了过去。

王也呆愣了一瞬,看着怀里人沉睡的脸,无奈笑了笑,压下心里奇怪的感受,把人抱进了屋子里。

end?

于是,第二天,诸葛青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八爪鱼一样的抱着别人……

评论(1)
热度(25)

© 花落人逝去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关于

现世为梦,夜梦为真